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花钱都买不到,上亿元的光刻机霸主阿斯麦ASML"封神"之路

光刻技术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我们用的手机、电脑等各种各样的电子产品,里面的芯片制作都离不开光刻技术。如今的世界是一个信息社会,各种各样的信息流在世界流动。而光刻技术是保证制造承载信息的载体,在社会上拥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尼康为王的时代

阿斯麦成立于1984年。

1984年正是尼康来回碾压美国对手的时代:

在硅谷成立尼康精机,等于把战斗指挥部放到美国高科技行业的心脏;

PerkinElmer(铂金埃尔默)受尼康冲击,份额从超过30%跌到不足5%,今天它已经完全放弃半导体设备业务,专注于健康检测设备;

GCA的大客户IBM、AMD、TI和Intel等,排着队跑到尼康那儿;

尼康和GCA各享30%的市场份额,这种一山二虎的局面没有维持多久,尼康就独自为王,占领超过50%的份额,一直到阿斯麦崛起为止;在大户尼康肆意放飞自我的时候,阿斯麦出生了。

直到今天,半导体设备在尼康集团的收入中占比仍达38.8%,是第二大支柱,但已远远不能和辉煌的时候相比。

花钱都买不到,上亿元的光刻机霸主阿斯麦ASML"封神"之路

早在几年前,飞利浦实验室研发出自动化步进式光刻机(Stepper)的原型,但对它的商业价值心里直敲小鼓,找P&E、GCA、Cobilt、IBM这些半导体界的大佬谈合作,没人愿意搭理。这时,荷兰一家叫ASM International的小公司主动要求合作。飞利浦犹豫了一年,勉强同意成立股权对半的合资公司,这就是阿斯麦。

飞利浦之所以愿意放低身价和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合作,原因有两个:

一方面,飞利浦当时正和索尼主推更赚钱的CD,1984年CD的销量达到1300万张,是上一年的两倍多,正渐渐散发出印钞机的气质,比小众的光刻机更有投资价值;

另一方面,尼康在光刻机市场攻城掠地,老牌半导体设备厂商节节败退。雪上加霜的是飞利浦当时正打算开始大规模裁员,糟糕的经济状况和恶劣的光刻机市场环境,使它不敢大手笔押注光刻机,因此与ASM International合作,不过是想占个坑观望而已。

阿斯麦成立后,地位类似童养媳,飞利浦没有拨付经费,甚至不提供办公室,31位员工就在飞利浦大厦外的简易木棚房办公。多年以后,阿斯麦的CEO彼得·韦尼克(Peter Wennink)回忆公司初创时的境况,还忍不住说“穷困”。一句话:既没钱,又受对手压制。在2000年之前的整个16年时间里,光刻机市场差不多都是尼康的后花园,阿斯麦占据的份额不超过10%。

当时,飞利浦绝不会想到,这个几乎被当作“弃子”的项目和退而求其次选择的小公司,孕育出的是能把尼康拉下马的光刻机新星。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