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扒一扒王大珩在困难时期轶事 缅怀光学泰斗

2015-07-07 11:27
野明月
关注

  不过,五块玻璃组成的棺体在没有胶粘以前,必须能够保持自身的稳定状态,这异常困难。水晶棺的棺体是梯形,底面和顶面都有夹角,要保证角度的误差在规定限制以内,也就相当于宽度和长度之比的误差是万分之一左右,在当时这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它不仅仅要求设计者设计的精确,更需要负责加工者最精细的处理。

  李家英考虑到任务的艰巨性,一旦出现问题,就面临全部返工。于是与上级汇报商量之后,决定邀请时任中科院长春光机所所长的著名光学家王大珩院士审查图纸,希望王大珩的把关能把风险降到最小。

  王大珩很快就赶来北京,李家英把自己的设计图纸给他看,王大珩审查后说:“图纸数据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我还想提一个小小的建议,不管化学所研究的胶有多么的牢固,总是会有老化的时候,万一这个胶老化了怎么办?最好也能让五块棺板在没有胶的情况下也不至于塌下来。”

  他建议李家英使用“虚空原理”(一种达到自动平衡的方法),再稍稍改动一下棺板的角度,达到自动平衡,这样水晶棺的五块板材即使在没有胶的情况下,也不会出现坍塌。李家英回到单位重新做了计算和改动。

  在水晶棺制备工作中,王大珩运用丰富的光学技术知识,综合考虑了棺板间角度、软胶厚度以及力学等因素,对水晶棺进行了临界设计,并对瞻仰大厅的灯光设置及环境条件要求做了统筹安排,从而取得最佳瞻仰效果。他还身体力行,手把手教大家涂憎水膜,解决侧板的反影问题。

  揭秘3:“坏分子”是否严惩?

  依法严惩,“长春光机所冤案”终平反

  1977年8月的全国科教工作座谈会上,王大珩再一次就“长春光机所冤案”作出情况汇报。

  根据官方会议记录显示,8月5日有人谈到吉林科技界问题很大时,邓小平指示:“就从吉林那里着手。与王恩茂通个电话,请他们指定人专门解决科技界的问题。像吉林光机所单奎章动不动就把人送公安局那样的问题,要抓典型调查,集中解决,要把整个冤案平反。先平反再说,个别有问题的另作处理。”

  此后,根据该指示,吉林省委对单奎章进行审查,移送司法部门依法严惩。省委还派出工作组进驻光机所,对一起起“特务”案件进行复查,证明被打成“特务”的166人全部都是冤案。至此,“长春光机所冤案”终于大白天下,彻底得到平反。

  其实不止在长春,在上海,苏步青曾被戴上了“卖国贼”、“反动学术权威”的帽子,送到学生宿舍3号楼关了6个多月,一共被批斗了100多次,以70岁高龄下放到江南造船厂劳动了好几年。即使在“四人帮”粉碎后,苏步青每天还要扫两次厕所,剩余时间躲在房间里搞数学研究。

  而在同济大学,李国豪还因为是“校内最大反动学术权威”处于监管中,不允许自由行动。即使是会诊南京长江大桥,也是被押去南京的。

  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的黄金平研究员,至今提到那年的科技教育座谈会,仍然有些激动。“会上,苏步青的确是第一个发言,说要推翻‘两个估计’,要实事求是地估计教育战线的成绩和知识分子的现状。”黄金平说,“苏步青还提到,收到全国各地60多位爱好数学的青年寄来的论文,其中10多位青年很有数学才能,可以作为研究生培养。邓小平马上对身旁的教育部负责人说,通知这10几位青年,让他们到苏步青同志那里考研究生,来回路费由国家负担。”

  1977年8月8日,科技教育座谈会圆满结束。此后,王大珩回来了,为中国带来了激光核聚变、跟踪经纬仪;苏步青回来了,为中国微分几何奠定了最厚实的基础;李国豪回来了,为上海带来了洋山深水港和黄浦江上那么多座大桥……一个充满了科技与理性光辉的时代回来了。

  ■人物简介

  王大珩(1915.2.26─2011.7.21),原籍江苏吴县(今苏州市),生于日本东京。1936年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中国光学之父”,应用光学家,中国光学事业奠基人之一,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剧情回溯

  如果没有科学家中国就不可能前进

  1977年8月4日至8日,邓小平亲自主持召开全国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但在会议前夕,受邀出席的著名光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简称“长春光机所”)所长王大珩,竟还被关在看守所里。

  原来,长春光机所的党委书记是个“造反派”,动不动就给人捏造罪名,王大珩因为在大会上给他提意见被送到看守所。

  时任吉林省委第一书记王恩茂接到邓小平的电话和“死命令”,将王大珩从吉林省第二监狱“救”出,连夜警车开道护送至北京开会。

  会上,邓小平点名让王大珩第二个发言。他汇报了光机所知识分子受“四人帮”爪牙单奎章迫害的情况。

  邓小平握着王大珩伤痕累累的手,连连感叹“非常痛心”。“这是一个科学家的手啊!我们的党是爱护我们科学家的,我们的国家是离不开知识分子的,如果没有科学家,中国就不可能前进,没有科学家,四个现代化就是空话。”邓小平激动地说,“像发生在王教授身上的事情,我们中国决不允许出现第二次了。”

  邓小平还当即指示要求平反冤案,并强调要依法严惩迫害科技工作者的“坏分子”。

<上一页  1  2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