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从爱迪生到乔布斯:与创新者为伍的康宁公司

2013-09-22 11:33
安娜PARKER
关注

  康宁颠覆了这样一种概念,即如今大多数科技创新是由西海岸初创公司里那些由免费寿司和饮料提供动力的年轻工程师完成的。“年轻人就是更加聪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2007年一次初创公司活动上说出了这句著名的话。不过,经验在康宁是一笔珍贵的资产。该公司的员工会坚守数十年时间,其他制造商每年平均要流失2%的技术人才,康宁的这个数字只有1%。“我们早已树立了一种理念,我们要发明能够改变人们生活的东西。我说的可不是什么肤浅的玩意儿。”亚当•埃里森(Adam Ellison)说道,他已经在康宁工作了17年。

  “硅谷有很多聪明的孩子。我认为他们不可能做我们做的事情。”杰弗里•艾弗森说,他在两年前加入康宁担任员工运营总监,“其中的原因在于,玻璃制造的学科跨度是如此之大。很多年来它完全是一种艺术:你必须尝试这些东西并积累起丰富的经验基础,以了解应该将什么成分混合起来。在建模、半导体和检测技术取得进步的情况下,我们已经提高了自己测量产品和控制流程的能力,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将不同学科知识融合在一起。”康宁建起了由化学家、物理学家和各领域工程师(包括陶瓷、光学、机械以及材料)组成的团队,该公司还拥有很多大师级的玻璃吹制工,这些人被称为老师傅,他们的工作是混合以及制造玻璃基片。

  康宁的研发中心苏利文公园绰号是“黄松”(the Ponderosa),来这里参观的游客必须在入场前交出他们的手机和照相机(保安没有收走我的手机,但他用胶带把手机上的摄像头缠绕起来)。在办公室和隔间之间是实验室,很多很多的实验室。研究人员脚穿闭趾鞋、眼戴护目镜、手着厚手套,他们负责对化学物质进行混合,并观察熔融态玻璃的发光球体从箱型火炉中取出来时的状态。他们正在推敲新玻璃基片的化学配方,以及怎样用低成本的方式将那种新材料制造出来。康宁聘请了数十位机械师来建造和维护新的生产及测试设备。该公司必须那样做,因为玻璃生产可能像材料科学一样难以拿捏。“他们自己建造机器,这样他们就能造出质量无人能及的东西,正是这一点让他们能够乘上增长周期的东风。”阿尔贝托•摩尔(Alberto Moel)说道,他是一位工程师和前IT战略专家,他现在为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追踪显示器市场。举例来说,1921年康宁一位老师傅构想出了带式玻璃成形机,它可以在一天之内生产数百万只爱迪生发明的灯泡,这种机器是如此完美地胜任自己的工作,以至于它现在仍然是最先进的。

  康宁的先进材料实验室比橄榄球场还要大,这是一处玻璃熔融和成形设施,研究人员在这里使用新配方将玻璃加热到将近3,000度,然后倒入铂金坩埚进行冷却。在1,000度左右时,玻璃在变硬之前有数分钟时间可以进行拉伸操作,就像太妃糖一样。研究人员会戳、刺以及打碎这些玻璃,以研究其强度、稳定性和耐刮能力。马特•德吉内卡弄碎了一块不堪重负的玻璃,它就在我眼前爆开了,只在我的鞋底留下一堆砂砾。“我们一直在探索悬崖的边界。”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