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陈创天获国际晶体生长协会最高奖:中国光学晶体如何走向世界

2013-08-22 10:01
络遇
关注

  逆境中坚持不懈

  当时的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专门研究物质的微观结构(在原子、分子层次)和宏观性能之间的相互关系,刚到所里,所长卢嘉锡教授就要求陈创天“为将来着想,从现在开始学习化学”。基于这一建议,陈创天用了三年的时间全面系统地掌握了量子化学等理论知识,这使他不仅有了扎实的物理理论基础,又有了很好的化学理论基础。这是他后来从事晶体材料研究的一个重要前提。随后,陈创天选择了非线性光学晶体材料结构与性能相互关系研究、新型非线性光学晶体探索两个重要方向,并从1967年开始进行非线性光学晶体宏观光学性能和微观电子结构之间的相互关系的理论计算,到1968年初步形成了晶体非线性光学效应的阴离子基团理论框架。

  1968年,正值文化大革命高潮时期,所有学术刊物都被停刊,他计算出结果后,既无人讨论,也不能发表,工宣队甚至告诫他“理论计算也被看成是修正主义,必须停止”。陈创天面临着被重新安排工作的两种选择:要么下乡参加劳动,要么去实验室“拉晶体”。

  为了使研究工作不至于中断,陈创天选择了留在实验室。不过他得暂时放弃理论研究,转向实验研究——也就是参与非线性光学晶体生长工作和性能测试的工作,这项工作一直坚持到70年代中期。

  也正是如此的坚持,在1978年3月,在邓小平亲自主持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上,陈创天被推选为先进个人,并以福建省代表的身份上台领奖。全国科学大会的召开,对我国科技发展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改革开放的春风也给陈创天带来了科学研究事业的春天。

  “中国牌晶体”走向世界

  1974年,在卢嘉锡院士的带领下,物构所冒着风险在福州召开了全国晶体生长学术会议。在会上,参会者们提出这么一个思想:“现在世界上所有的非线性光学晶体材料都是国外发现的,我们总是跟着国外走,这样是不行的,我们一定要有自己晶体。一定要有自己的创新。但当时所有晶体材料都是像贝尔实验室那样的国际顶尖的科研单位搞出来的,我们行吗?”大家都有些信心不足。当时卢嘉锡教授说了一句话“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会后,物构所上下一心,决心要做就做自己的晶体材料。

  1977年陈创天正式被卢嘉锡所长任命为非线性光学材料探索组组长,开始了系统的探索。1979年他们发现低温相偏硼酸钡,也就是β—BaB2O4(简称BBO),可能是一个新的非线性光学晶体。在此基础上,又经过3年的努力,终于确定BBO晶体是一个很有应用前景的紫外非线性光学晶体。

  1986年5月,在旧金山召开的激光电光会议上,陈创天代表中科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和斯坦福大学应用物理系作了有关BBO晶体非线性光学性能的报告,引起了轰动,一百多人参加的会议,却有四五十人来询问情况。这次会议后,BBO晶体正式被国际学术界认可为一个优秀的非线性光学晶体。两年后陈创天又报告发现了LBO(LiB3O5)晶体。由于BBO、LBO晶体是首先由中国科学家发现的,而且性能优异,具有很好的应用前景,因此国际上被誉为“中国牌晶体”。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