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逼上梁山”:自由电子激光和上海光源的艰苦起步

2013-07-13 10:03
seele_jin
关注

  赵小风  

        所庆五十周年之际,我写此文以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长者和同仁,也祝福我所將拥有更好的第二个五十年!

  我们这些六十年代初进所的同志,都不会忘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那段最艰难的日子:国家拨款每年递减20%,所领导常为经费拮据而犯愁;一批正当壮年的科技骨干手头无“实事”可做,要想为国再大干十年二十年,就得痛下决心自谋“转轨”。当时,我所的技术开发,已在科学院小有名气;在“一院两制”的政策指引下,人员分流成了全所的关注重心。但很多同志心里也很清楚:“一院两制”并不意味着技术开发可成为一个研究所的立身之本,尽快建立与国内学界高层的直接交流渠道,在国家级的科研项目中寻求我所的科研主攻方向,才是从根本上改变困局,避免“出局”中科院的唯一出路。

  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讲,我所自由电子激光与上海光源的起步,都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逼上梁山”干起来的。而我第一位要感谢的是杨福家所长,是他高瞻远瞩,帶领我们扫除一道道障碍,完成起死回生的艰难转轨,在国家级的科研主战场上重塑我所。

  1988年下半年,我请张仲木先生把我介绍到谢家麟院士那里去“打义工”,为期半年,住在高能所应用部(中关村)的自由电子激光实验室。当时,谢老正在主持863-410专题的北京自由电子激光项目,他需要一名从电子枪到波荡器出口全程束流传输、准直公差控制方面的设计人员。而我则想借此机会在实践中学习自由电子激光/电子直线加速器的总体设计和关键技术,并探求我所进入863-410专题的可能途径。所以我要感谢的第二位长者是谢老,是他接受了我,并在通向自由电子激光的路上,给了我长时期的关怀和指教。我还要感谢时为高能所自由电子激光室负责人的庄杰佳、钟士才和李永贵等,我们在工作中相处甚得。最后,我感谢我所在研究室(十室)的主任陈茂柏,他答应我从他的课题卡里报销差旅费,让我在北京自行考勤,以应对我长时间不在所里上班的制度性难题。

  第二年,我所被接纳参与863-410专题的课题申请(这里要感谢当时主持410专题的九院惠钟锡、刘锡三和胡克松先生),并批给我所一个子课题“电子束时间分辨诊断谱仪”(52万元),同时,我就此了解到863-410专题内存在“波长优先还是功率优先”的技术路线分歧,具体涉及到是把经费投向100 MeV的S波段电子直线加速器、先得到1微米波长的自由电子激光,还是把经费投向研制L波段高功率电子直线加速器、再在高功率前提下把波长一步一步推向1微米。当时,L波段高功率电子直线加速器是国内空白,而适用于自由电子激光的S波段电子直线加速器,高能所巳有很好基础。正是在此背景下,1990年我与上海光机所傅恩生、王明常联合提出了一个“波长优先”的方案,即利用高能所现成的90 MeV电子直线加速器样机,加以改建、升级,使之成为满足1微米波长自由电子激光的高性能加速器,在低投资的前提下加快实现波长目标的技术突破。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