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母国光:一生与光同行

2013-04-02 14:31
科技那回事
关注

  池圆香说:“他对学生比对自己的儿女都要好……但是,由于对青年人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所以对他们的要求都很严格。”

  1986年,继张伯苓、何廉、杨石先、滕维藻之后,母国光就任南开大学第五任校长。母国光出任校长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在培养学生方面他有过不少在当时看来颇为大胆的举措。他认为,必须要认识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和爱好,不能强迫学生去学习,所以他当校长之后不久,就提出要给学生在学习专业方面以选择的自由,如果学生不喜欢数学、化学和物理,喜欢经济,就可以去念经济,学哲学的不愿意念哲学,而改学中文系或其他专业都是可以的。

  “学校是给学生办的,而不是给老师办的,所以我们要给学生以充分选择的机会,学生可以转系,可以转专业,但是要经过考试,今天想想还是觉得非常对的。”日后回忆起这一做法,母国光显得颇为欣慰。

  赵星说,母先生十分喜爱和年轻人交流,对身边年轻人的生活和工作都十分关心并经常问及,生活中他给人的感觉是十分乐观开朗的,老先生情绪低落或有心事时一般也不轻易表露出来,会藏在心里。

  “有时候对母先生有一种亲情,像父亲一样,师母池老师对我们也像对自己的儿女。”张斯文动情地说道,“母先生经常乐意说的话是‘做好自己的事’,他认为只有每一个人都把自己应该做的做好了,社会才会越来越好。”

  赵星告诉记者,母先生生前最遗憾的两件事,一是我国现代光学的奠基人王大珩先生直到逝世都没有获得国家最高科技奖,另外一件就是他特别着急年轻的光学人才近几年无人获得院士。

  “去年,80岁高龄的母先生之所以带病还要去开院士大会,就是希望为光学事业的发展多争取一些机会,推荐年轻的光学人增补院士。他总说,年轻人还得下工夫,要好好做。”赵星回忆说。

  时时想着挖人才

  “一个大学,有人才就有基础,有基础才有未来。把师资问题放在至关重要的位置,这样才是正确的路子。”母国光生前曾多次谈到人才问题的重要性,他在当年艰难却又充满挑战意义的起步,使南开大学教学科研与国际对接的工程从此拉开了序幕。

  1986年,母国光就任南开大学第五任校长,在任的近10年中,从主持基础学科的调整和改造,到组织实施“三个百人”学术梯队建设工程;从主持制定《南开大学事业发展八五计划和十年规划》,到坚持开放办学,使南开大学与国际重点大学建立学术合作交流关系的数量翻了两番,他为南开大学的长足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