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母国光:一生与光同行

2013-04-02 14:31
科技那回事
关注

  “年轻人要下工夫,好好做”

  2011年1月9日,包括19位院士在内的知名学者、政府官员、科研院所负责人等300余人从全国各地乃至海外会聚至南开大学,这样“豪华”的阵容只为一个目的——为自己的挚友、学长、恩师母国光先生送上从教60周年暨80华诞的衷心祝福。很多前来祝寿的学生还用自己最新研究成果的学术报告,作为一份特别的厚礼献给先生。

  已经从教一个甲子,当时曾有人问母国光究竟教过多少学生时,他笑言:“那怎么数得过来哦。”当年的学生现在已成为科研一线的中坚力量甚至领军人物——博士生荣海生在国际首创硅激光器,获得美国五十杰称号;博士生梁俊忠在国际范围内率先提出人眼波前象差精确测量方法,从而推动了新型激光眼手术的视力矫正等……所有的人谈起自己的恩师,都是怀着崇敬与感激的口吻。

  “母先生是我多年来崇敬的偶像!”现任现代光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的梁艳梅当年是工作了几年后报考的南开大学博士生,她说报南开其实就是冲着母先生来的,但因为母先生“名气太大”,她还是没敢报他为导师。虽然没有直接师从过母先生,但工作后梁艳梅和母先生成为了同事,初次和他说话时梁艳梅很紧张,但接触下来,母先生的随和与谦逊就使她放松了。“母先生和我探讨过培养学生的思路,他认为每个学生都有不同的特点,应该按照他们的特长引导、帮助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研究方向。”

  “母先生的学术眼光非常敏锐,我从事的光学相干层析术研究属于前沿交叉学科,母先生得知后认为很有发展前景,常会和我们讨论。我们的研究方向虽然一样,但是实现手段不同,有不同意见时他会和我讨论,如果是自己错了他还会主动承认,这真是我没想到的。现在我很后悔当时没跟他多在技术上作些交流。”自从母国光逝世后,这几天梁艳梅的情绪一直十分低落。

  张斯文、刘岩等母国光生前所培养毕业的最后一届博士生,每年过年和教师节时,都会到先生家中看望恩师。回忆起对母国光的最初印象,张斯文觉得他“像位老伯伯,常穿一身运动服,戴着蓝帽子,身体好的时候还骑自行车。特别和蔼,一点也不会感到‘院士’、‘校长’的威严”。

  “母先生职务很多、工作很忙,但对学生的成长非常关心。除了科研情况以外,对生活方面也常常问这问那。”张斯文告诉记者,母国光去世后,她去看望师母,母国光家里的门铃响个不停,有太多的人赶来吊唁他,因为他待人友善,人们对他感情很深。

  “今年春节前见到先生,感觉他的精神状态还很好,没想到就这样离开了人世。”刘岩感慨说,母先生的科研精神让他的弟子们受益匪浅,他常常告诉这些已经是博士的弟子们“不管你现在到哪一步了,都要把基础打扎实了”。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