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母国光:一生与光同行

2013-04-02 14:31
科技那回事
关注

  “把一辈子都放进去还不够”

  1970年起就和母国光一起工作、现已退休的南开大学现代光学研究所原常务副所长方志良教授动情地回忆道:“我刚到南开大学时,母院士还是一名讲师。这40多年来,我见证着他一步步地从讲师到院士、校长,在南开大学成立研究所,一手创建硕士点、博士点,取得科研及事业上的各项成就。”

  和母国光相知相伴近60载的池圆香最了解丈夫,他对于自己没有任何愿望,如果说有,那就是他希望能够工作到底。正如母国光对自己钟爱学科的形容,光学是让人“把一辈子精力都放进去还不够的学科”。

  池圆香补充说,母国光还曾对她抱怨,休息日太多了,这样不好,人就应该趁着年轻多学习、多实践。

  现任南开大学现代光学研究所副教授的赵星毕业后就在母国光身边做助理。“先生生活上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赵星说,前两年先生身体好些的时候,每天上午930准时开始工作,一直到12点结束,中午休息一会儿,下午330继续工作到530。他还会一直坚持游泳锻炼,直到2010年身体不行后为止。虽然身体行动不便,深居家中的母国光仍然坚持锻炼,为防止摔倒,他隔一段时间会推着轮椅走几圈。

  赵星说,母院士重病后,对工作依旧十分投入。去年,母院士仍然坐着轮椅参加了全国院士大会。

  去世前的母国光十分关心三件事:第一就是他带的最后一批未毕业的两位博士研究生,常常让赵星向学生转达要好好做论文。第二件事就是南开大学光学研究所的发展情况,关于研究所的发展、人才引进等他都会过问,有会议也会坐着轮椅到场参加。第三件事就是对于国内当前光学事业的发展很焦急,特别是对于当前年轻一代光学领域的院士较少,经常勉励年轻人要多钻研、多出成绩。之所以80岁高龄带病参加院士大会,母国光就是希望为光学事业的发展多争取一些机会。

  “他是一个平易近人但工作又很讲原则的人,我最敬佩的是他的敬业精神,在他那里没有节假日一说,我们经常开玩笑说,‘谁在母先生手下工作,就太累了’。”方志良说。

  由于母国光一心扑在工作上,所有的家务,包括孩子的教育问题就都落在了夫人池圆香一个人身上,“他只知道工作,这么多年了,他每个月开多少工资自己都不清楚……”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