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光学网

光学仪器设备

正文

广州光产业内部发展方向不清 外受深圳竞争“威胁”

导读: 据了解,广州光谷发展缓慢,既有内部原因,亦有外部原因。从内部看,整个光产业“多个拳头打人”,没有集中精力发展一两个产业,外面则面临深圳等城市的激烈竞争。

  在项目推进踯躅不前背景下,广州对当时定下的产值目标亦有了不同的表述。

  2013年广州市政府重启广州光谷时,称力争在2016年产值达3600亿元。然而,日前广州光谷项目推进负责机构——广州市经济贸易委员会在文字回复中,把2016年广州光谷产值的目标表述为“超过3000亿元”。

  对于这个目标调整,广州市经贸委相关人士回应,数据是经贸委负责推进广州光谷项目的一个负责人给的,但“超过3000亿,这个范围就很广了,不能说是下调”。

  据了解,广州光谷发展缓慢,既有内部原因,亦有外部原因。从内部看,整个光产业“多个拳头打人”,没有集中精力发展一两个产业,外面则面临深圳等城市的激烈竞争。

  广州深圳两个城市的“博弈”

  广东社会责任研究会会长黎友焕博士表示,广东光谷未能发展起来的一个原因是,1999~2013年10余年间,广州和深圳“广东光谷”的领导权争夺战导致内耗严重。

  “在这场城市博弈中,广州拥有省会城市的地位优势,而深圳将高新技术产业定位为其支柱产业,对光产业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高新技术交易会和中国光电博览会都办得火红。两个城市都在争夺广东光谷领导权,一定程度上由于缺乏协调交流和统一规划,导致了产业聚集效应不明显等不良后果。”黎友焕表示。

  在光显示领域,广州最大的龙头企业LG(乐金显示)属外资企业,其余为中小企业,且广州面板下游产业没有配套。下游市场主要集中在深圳、惠州一带。

  群智咨询研究总监李亚琴表示,面板产业各个区域之间的竞争很激烈。深圳、惠州在争取面板项目上,其政策力度比广州强,投资环境也比广州优越。

  “以外资品牌为主来扩张产业链,可能力度会弱一些,因为政府的方向还是扶持本土产业。”李亚琴表示。目前,在面板产业,国内主要扶持3家,分别是南京的中电熊猫、北京的京东方以及深圳的华星光电。

  “广州跟别的区域比,我确实想不到有多大的优势。”李亚琴说。目前深圳的LED类上市公司多达十几家,中游和下游有着齐全的产业链。而广州只有鸿利光电一家。广州LED产业的集中度也不及中山古镇,那里遍及上万家相关配套企业。

 

  “广州光谷”被指定位不清

  黎友焕认为,广州光谷至今仍未能形成较强产业集群以及产值规模的主要原因是对拳头产业的定位不够清晰,发展面过广,不能集中力量专攻一个方向。目前,广州光谷朝着光通讯、光能量、光显示、光照明等八大方向发展,可能导致产业发展所需资金过多,人才缺口较大,相应的公共设施提供不足等问题,这些都是制约广州光谷形成产业集群效应的重要原因。

  李亚琴认为,在面板领域,广州市政府可以以上游为突破口,先引进一个大的材料厂商,然后再吸引面板厂来投资。因为面板厂商要建面板线时,往往要去考虑上游厂商,比如说玻璃基板。“这是非常明显的,因为要建一条高世代线的话,如果玻璃面板离得远,成本会很高。”

  广东激光行业协会秘书长邵火认为,广州光谷完全可以借鉴武汉光谷的发展模式,以激光产业、3D打印为突破口,壮大光谷产业。据广东激光行业协会统计,2014年,广东激光设备生产总产值为110亿元,其中广州只占其中的20%~30%。

  邵火表示,广州的激光行业主要集中在研发、应用领域。而且光显示、光照明等行业已是成熟行业,广州需要从一个新的产业切入,寻找产值增长点。

  “激光设备加工涉及到汽车、服装、皮革、3D等行业,激光背后的加工市场是很大的,用激光加工产品对推动高端制造业很有帮助。广州有应用市场,通过激光加工可以迅速拉动光产业的产值。”邵火表示。

  “省府在广州,科研院校也在广州,其实广州有很多优势,但他们没有去真正把这个东西(激光和3D打印)重视起来。”邵火认为。据了解,2011年,广州市光产业产值为1857亿元。而据广州经贸委提供的最新数据,2013年,广州光电子行业年产值只微增至“超1900亿元”。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激光工程
  • 研发工程
  • 光学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