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光学网

光学仪器设备

正文

曾经辉煌之后 胶卷时代渐成追忆

导读: 如今,褪去了昔日的郑重感,拍照,已经简单地成为人们随时、随意的一个动作。以2003年至2004年为界,之前,是传统胶卷的天下;之后,数码照相则渐渐变身为主宰。

  刚刚过去的儿童节一度引发网友们晒童年照的热情,浓浓的怀旧氛围里,人们珍视与怀念的,是那一张张封存多年的老照片记录的悠悠岁月。

  仔细考虑后才摁动快门时的小心翼翼,拿着胶卷去彩扩店冲洗照片时的满心期待,捧着照片细细品味时的意犹未尽……面对来势汹汹的数码技术,胶卷时代的记忆显得格外珍贵。

  正如著名导演冯小刚所说:“一个时代翻篇了,挥之不去的是胶片留在心里的味道。”

  如今,褪去了昔日的郑重感,拍照,已经简单地成为人们随时、随意的一个动作。以2003年至2004年为界,之前,是传统胶卷的天下;之后,数码照相则渐渐变身为主宰。

  胶卷渐行渐远,带走的还有街头曾经遍布的彩扩冲印店。

  胶卷隐退彩扩店骤减

  年近五旬的彩扩店老板魏玉志闲暇时习惯坐在厅堂里观察来往的顾客,入行30年来,这个老彩扩人亲历着彩扩冲印行业的变迁。

  “老贾,有段时间没见到你了!”“小吕,来啦!”……

  6月3日上午,魏老板和每一名进来的顾客打着招呼。他告诉记者,近年来,顾客中已鲜有新面孔出现了。

  魏玉志经营的柯海摄影图片社开业于1996年,算是石家庄彩扩店里的“老字号”,也是目前石家庄经营规模较大的门店之一。

  小吕是一名摄影发烧友,端午节假期,他带着老婆孩子和一群驴友到桂林玩,就在前一天晚上,他刚刚用微信把照片传给了驴友们,打算冲印的5张照片里都有女儿快乐的笑脸。

  “上岁数的人还是喜欢看纸质的。”小吕说,“父母在老家,想孩子了,这几张是专门挑选出来要寄回去的。”

  十分钟后,小吕看着鲜亮亮的照片,露出了满意的笑。

  “现在洗照片的无非有三种人:老年人,照了婚纱照的小两口,给孩子照相的父母。”老魏说,近年来,冲洗照片的顾客越来越少了。

  1996年,魏老板斥资34万元购进了一台彩色扩印机,由此开启了“淘金”之路。“记得第一个黄金周,每天冲300个胶卷,平均一天能挣到4000元呐,那一个月我一天也没歇过。”

  而当时,石家庄市区大大小小的扩印店达上百家,拥有彩色扩印设备的扩印店就达34家。

  然而,这样的好光景只延续到2003年至2004年间。

  “2003年后的两年间,一些彩扩店陆续引入数码冲印设备,它们成为数码扩印高利润的第一批受益者。”在魏老板看来,这是彩扩冲印行业的第一次洗牌。

  “当时,我狠了狠心,花了108万元购买了当时最先进的数码冲印设备,成为市区内第三家有数码冲印设备的彩扩店。”魏老板回忆说。

  人生的际遇往往就在于一两次的选择,就是这一次的“狠心”,让魏老板迎来了又一次的利润丰厚期。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激光工程
  • 研发工程
  • 光学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