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光学网

光学元器件

正文

探访我国光学量子计算研究“前沿阵地”

导读: 作为光学量子计算领域的前沿学者,中国科大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教授陆朝阳介绍,量子纠缠是量子信息技术中的核心“资源”,多粒子高维纠缠态研究则是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

  “量子比特”“量子纠缠”“拓扑量子纠错”……随着量子计算研究不断深入,一个个拗口生僻的专业词语频繁出现在大众传媒上。量子计算离我们有多远?它的未来到底什么样?中国在这个领域处于什么地位?带着许许多多问题,记者走进我国光学量子计算和量子保密通讯研究的“前沿阵地”——中国科大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

  “这个成果,形象说明了这是一个你追我赶的领域。”作为光学量子计算领域的前沿学者,中国科大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教授陆朝阳介绍,量子纠缠是量子信息技术中的核心“资源”,多粒子高维纠缠态研究则是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陆朝阳评价,奥地利小组实现了由两个光子103维的轨道角动量形成的纠缠态,所蕴含的信息空间达到10609维,在信息维度上,创立了一个新的世界纪录。

  “300个纠缠光子的存储能力将超过宇宙所有粒子的总和。”陆朝阳教授用这样的“换算”说明科学家高度重视量子纠缠研究的原因,也证明了未来量子计算机的发展前途不可限量的观点。陆朝阳介绍,2000年,美国国家标准局在离子阱体系上首先实现四离子的纠缠态。2004年,中国科大微尺度物质科学国家实验室潘建伟小组打破这一纪录,在国际上首次成功实现对五粒子纠缠的操纵。2007年,潘建伟小组又率先突破六光子纠缠。2012年,潘建伟小组再次刷新纪录,在世界上首次实现八光子纠缠。即使到目前,在光子数操纵战略高度,潘建伟小组依然遥遥领先于国际上的其他小组。

  陆朝阳告诉记者,作为中国光学量子计算研究的代表,潘建伟团队是国际上最早开始光量子计算机研究并最卓有成效的几个先驱小组之一。十年来,潘建伟团队实现了量子纠错所需要的最少量子比特数目、可预报光子控制非门操作、量子比特的概率性远程克隆、光量子计算机实现大数分解量子肖尔算法、量子容失编码、量子模拟任意子的分数统计、可容错光子逻辑门、非簇态的单向量子计算、拓扑量子纠错、线性方程组量子算法等“国际首次”。英国《新科学家》杂志在“中国崛起”特刊中评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因而也是整个中国——已经牢牢地在量子计算的世界地图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我们计划未来十年左右的时间可以演示超越现在所使用的四核笔记本电脑的计算能力。”陆朝阳告诉记者,在教育部2011计划、中科院卓越中心、自然基金委、科技部的支持下,中国科学家的下一个目标,是实现十光子的纠缠和六光子十八比特的超纠缠,计划实现最高262144维量子态。利用量子点已经产生了国际上最高品质的确定性单光子源,在未来十年左右时间实现20~30个光子的操纵。同时,正在积极布局三个最有应用前景的战略领域:基于超冷原子和分子的量子模拟技术,基于光晶格的量子计算,以及基于超导线路量子比特的固态量子计算机。“我们希望通过不懈的努力,努力实现在量子计算领域达到从‘部分领先’到‘全面领先’的跨越!”陆朝阳表示道。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激光工程
  • 研发工程
  • 光学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