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光学网

光学材料

正文

陈宇翱:与量子“纠缠” 同未知对话

导读: 32岁生日的当天——4月9日,陈宇翱收到了一份“大礼”:欧洲物理学会正式致函,授予他2013年度“菲涅尔奖”,以表彰他在光子、冷原子量子操纵和量子信息、量子模拟等领域的杰出贡献。

  17岁,他摘得国际中学生物理奥林匹克竞赛金牌。

  22岁,他和同事们一起创立了世界上首个五光子纠缠实验平台。

  30岁,他入选中组部首批“青年千人计划”,成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最年轻的教授。

  32岁,他获得欧洲物理学会专门为全球顶尖青年科学家设立的菲涅尔奖。

  3月29日,33岁的陈宇翱获得“影响世界华人(科学技术领域)大奖”。

  在发表获奖感言时,陈宇翱说:“感谢恩师潘建伟院士十多年来的悉心培养,我将继续努力,不辜负老师的期望。”“中国科技大学的量子团队平均年龄只有36岁,这群年轻人为了共同的梦想努力拼搏,就是希望在中国建设一个世界领先的量子物理中心。”

  一次谈话 奠定了今后的量子之路

  “80后”的陈宇翱在科研之路上有个不错的起点。1998年,17岁的他在第29届国际中学生物理奥林匹克竞赛上一举夺得实验、总分两项第一,填补了中国学生从未在国际物理奥赛中取得过实验第一的空白。同年,他被保送进入中国科大“零零班”(教改实验班),和少年班学生一起学习。

  在强手如林的少年班,“我的表现并不突出。”陈宇翱说。2001年,正在读大三的陈宇翱,经老师介绍认识了刚刚回国、在学术界颇有名气的潘建伟教授。那一次,陈宇翱和日后成为他导师的潘建伟,进行了将近四个小时的长谈。从天文地理到人文历史,从科学研究到人生理想,“我和潘老师谈得很投机。”十多年前的那次谈话,依然牵动着陈宇翱的神经。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一次谈话,奠定了他以后的量子之路。

  其时,除去刚刚听了半学期的量子力学课之外,陈宇翱对量子世界并不了解。通过那次长谈,他进入潘建伟正在筹建的实验室,共同经历了从无到有的过程。“那个过程很享受,没有太大的压力,你看着实验室一步步搭建起来,有种参与感,很自豪”。2002年,陈宇翱开始准备本科毕业论文,初涉量子世界,他就被这微观世界里的不确定性所深深吸引。

  一条短信 陈宇翱全职回国

  出国深造7年多,陈宇翱从未忘记最初的梦想,立志为祖国打造开启量子“魔盒”的钥匙。

  “潘老师在人民大会堂看完《复兴之路》,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正在看《复兴之路》,感触良多,希望你能努力学习,提高自己,为民族复兴、科大复兴出力。’看了以后我就想马上回来。”陈宇翱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依然有些激动。

  2004年,硕士毕业的陈宇翱,前往德国海德堡大学攻读博士学位。走之前,导师潘建伟就对陈宇翱明确表示,希望他学成后能够回国从事科研工作,为民族复兴做出自己的贡献,陈宇翱欣然应允。

  2011年底,陈宇翱兑现当初对导师潘建伟的承诺,全职回到母校中国科大工作。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激光工程
  • 研发工程
  • 光学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