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光学网

光学元器件

正文

中科大“先锋人物”挑战光学经典

导读: 在中科大量子信息研究领域,郭光灿、潘建伟院士是两面旗帜,40岁的李传锋教授正是郭光灿院士旗下的“先锋人物”。

  李传锋,中科大中科院量子信息重点实验室教授,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曾获中科院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安徽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王大珩光学奖等荣誉。他率领的研究小组在世界上率先制备出八光子纠缠态和保真度最高的量子存储器,日前荣获第十三届中国青年科技奖。

  光是什么?到底是一种波,还是一种粒子? 3个世纪以来,科学界一直争论不休。中科大教授李传锋在一个实验中,同时探测出光子的波动性与粒子性,在世界上首次观察到光的波粒叠加状态。这一成果以封面文章形式,发表在2012年9月出版的《自然·光子学》上,让世界量子科技专家“眼睛一亮”。可能很多人没想到,这一成果竟出自年轻学者之手。

  在中科大量子信息研究领域,郭光灿、潘建伟院士是两面旗帜,40岁的李传锋教授正是郭光灿院士旗下的“先锋人物”。这位中科大土生土长的“科坛”新秀,近年来好事连连,继2012年获王大珩光学奖后,2013年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日前又荣获中国青年科技奖,并作为代表发言。然而,鲜为人知的是,李传锋曾因太贪玩没考上初中,大学时代又因玩过头被导师郭光灿“狠训”。不过,他最终将玩的兴趣转移到科研上,像玩游戏一样专注做科研,以轻松的心态和执着的精神,出色地完成了人生的“逆袭”。 玩过头被同学“甩掉两条街”

  “天上的星星为何眨眼睛”“星星能摘下来吗”……出生于山东莱芜农村的李传锋,从小就对宇宙充满好奇。三四岁时,家里大人拌嘴,他却嚷着要摘星星,让父母哭笑不得。不过,面对这一“荒诞不经”的问题,只上过初中的父亲和没有文化的母亲从来没有半句指责,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耐烦。“没大人批评我,从此胆子更大了。 ”

  上山捉鸟、下河捞鱼,自由的家庭环境,让他小时候无拘无束地“玩”。因为过人的天赋,李传锋小学时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但后来因为太贪玩,小学升初中时居然没考上。最终,家人到处托关系,才以“插班生”身份坐进教室。因为酷爱物理,他不断得到老师鼓励。 1990年,高考填报志愿时,他发现中科大物理专业最多,第一志愿4个专业全都填了中科大物理系。

  “玩是孩子的天性,要把学习当作玩。”“玩”是李传锋口中的高频词,在他看来,人只有玩的状态下,最专注,效率也最高。刚进科大时,秉性贪玩的他很紧张:“因为班上同学个个都是佼佼者,还有几个高考状元。 ”当时坊间流传 “不要命的上科大”,李传锋经常到通宵教室学习,累了就在金庸、古龙的武侠世界里休憩,学习成绩从来“不掉队”。

  骨子里喜欢挑战的李传锋,大三确定专业方向时,选择了当时国内最前沿的量子光学,到郭光灿院士实验室学习,大四结束后正式“分流”到郭光灿门下读研究生。由于课程不多,李传锋又“玩过头”,整天沉迷于街机游戏和电脑游戏,连导师主讲的《量子光学》也没考好。郭光灿把他叫到办公室,狠批了一顿,并以同班同学段路明的优异表现“刺激”他。

  “被同学甩掉两条街,当时就痛下决心,保证不玩了。”李传锋说,郭老师让他研究“玻色-爱因斯坦凝聚”(BEC理论),他很快发表了论文,但又慢慢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做理论,BEC理论研究已有70多年,一点“不好玩”。 1999年,博士毕业留校后,他提出转做量子信息实验研究。“以前没学过,能行吗?”郭光灿疑虑,李传锋笃定地说“能”。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激光工程
  • 研发工程
  • 光学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