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光学网

光学仪器设备

正文

记2013年“清华大学突出贡献奖”获得者金国藩院士

导读: 1965年,金国藩再次服从需要,从陀螺仪器教研组调往光学仪器教研组,任国防工办下达的“劈锥测量机”研制任务的课题负责人。这次调动,让金国藩从此与光学结缘,在这个领域里孜孜不倦地探索了近50年。

  早上8点多,金国藩像往常一样来到他位于9003大楼3层的办公室,今天系里有一场学术报告,他要趁报告开始前与报告人做个交流。这是他又一个忙碌一天的开始。

  年逾八十的金国藩,不仅身体硬朗、精神矍铄,更是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带领着年轻的教师和学生们始终探索在科学研究的最前沿。在来到清华工作了整整61年之际,他荣获了清华大学“突出贡献奖”。“我很高兴”,金国藩说,“60多年的工作得到认可,这是一件让我感到骄傲的事情。”

                                                            金国藩

  服从需要 结缘光学

  “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是金国藩形容自己前十几年的工作时常说的一句话。

  毕业于北京大学机械系的金国藩自幼就对机械非常喜好,经常将自行车拆了又装,装了又拆,还自行装制矿石收音机、收发报系统。1950年毕业时,成绩优异的金国藩留校任教了。1952年随着全国院系调整,金国藩来到清华大学机械系,从此开始了与清华园的不解之缘。

  初到清华园,适逢国家建设急需大量工程建设人才,学校大量招收学生,需要更多的教师承担全校性基础课的教学任务,金国藩被分配教“画法几何”与“工程制图”,由于使用苏联教材,讲前面部分的时候竟不知后面部分的内容,金国藩只能边学边教。两年之后,随着学生们技术基础课程学习的需要,金国藩又被分配讲授“金属切削原理”,他只得前往哈尔滨工业大学进修了半年,回来后便开设了这门课程,一讲就是5年。这期间,金国藩还被任命为金属切削实验室副主任,他尽全力开设了金属切削原理的实验,以及切削力、切削热、刀具磨损等实验,并制出我国第一台三向切削力测力仪。此后,金国藩又被调往新成立的陀螺仪器专业讲授“航空仪表与传感器”。

  1965年,金国藩再次服从需要,从陀螺仪器教研组调往光学仪器教研组,任国防工办下达的“劈锥测量机”研制任务的课题负责人。这次调动,让金国藩从此与光学结缘,在这个领域里孜孜不倦地探索了近50年。

  每次转变,金国藩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至今想起来,他仍会摇着头说:“压力大极了。”但他并不畏惧,而是团结组里的其他教师们一块儿迎难而上。在我国第一台“三坐标光栅劈锥测量机”的研制过程中,对光学一窍不通的金国藩从零学起,带领青年教师们查阅资料,向工人和技术人员请教,自己动手改造和研制试验设备,到工厂亲自加工……1969年国庆前夕,他们终于突破了国外的技术封锁,实现试制成功,精度和自动化程度都达到了当时的国际先进水平,研制成本也远远低于从国外购买1台测量机的价格,这项成果于1978年获全国科技大会奖。

  “我搞光学是逼着上,憋着气干,干中学,靠集体发展提高。”回顾自己走上光学研究的道路,金国藩这样说。

1  2  3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激光工程
  • 研发工程
  • 光学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