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光学网

光学材料

正文

著名光学材料专家干福熹:30年无悔科研人生

导读: 干福熹,光学和材料学科学家。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我国激光材料的开拓者,在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发展新型光学玻璃和建立我国光学玻璃研究、开发和生产基地中做出重要的贡献。

  记:那怎样可以做到拒绝外来的诱惑?

  干:这件事就要看你自己了。到现在,还有不少学校请我去当名誉校长、院长,很多地方请我去参加院士工作站,我全部谢绝,一刀切。我说,你请我做个兼职教授,这可以;去主持工作,我没能力去做这么多事情。挂名的事情,我是不要干的,没有破例这一说。

  [谈名利]

  太看重名利的话,反而会是一个很大的束缚……成功除了个人的努力之外,离不开社会的给予,要想想怎么去回报社会。我们这一代“生在旧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人,大多都抱有这样的想法

  记:从您这个年龄和身份来看,名和利的意义是什么?

  干:对一个人来说,太看重名利的话,反而会是一个很大的束缚。一件事情,你做还没开始做,就先想这个事情做成了会怎么样,做不成会怎么样,那还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去做?一个人的生命很短促,不妨把名利看得淡漠一点,专心做点自己喜欢的工作。

  另外我也很赞同一种说法,你的成功除了个人的努力之外,离不开社会的给予,要想想怎么去回报社会。我们这一代“生在旧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人,大多都抱有这样的想法。有了回报社会的想法,你的视野可以更开阔一些,做事情也会更加积极一些。

  记:您一生从事“学科交叉”的工作,其实也需要开阔的视野,以及开放的胸怀。

  干:我一直强调科学研究要“立足世界”,因为科学肯定是世界性的,不是自己闭门造车。我从事科研工作60年,跑了5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有十年的时间是在国外度过的,除了留苏三年,还有大量的会议和考察访问。通过跟国外专家的交流,才能发现,我们的工作还有哪些不足,哪些要赶紧追上人家。我一直跟学生们讲,学好外语非常重要,你们的论文不仅要在国内发表,还要争取到国际上去发表。有人说到国外发表论文很难,那你得反思一下,你的论文不能达到人家的要求,是你的问题,还是人家的问题。

  [谈工作]

  因为近年来做考古工作,出国的时候除了业务访问,我就去看博物馆。欧洲博物馆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两点:一是票价便宜,或直接免费,还有一点是他们持非常开放的态度

  记:您现在做科技考古,比如可以用X射线荧光测量文物的化学成分,如果把这种技术用于赌石,不是一赌一个准吗?

  干:我们实验室规定,不接待收藏家、不看人家的东西、不参与社会上这些活动。我们的合作机构都是博物馆和文物考古所,不与个人发生关系。我们目前只做出土文物,不做馆藏文物,出土文物是原件,要确定它不是后来被丢进去的,这样累计的数据才是有价值的。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余下全文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OFweek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激光工程
  • 研发工程
  • 光学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