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当前位置:

OFweek光学网

光学材料

正文

著名光学材料专家干福熹:30年无悔科研人生

导读: 干福熹,光学和材料学科学家。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我国激光材料的开拓者,在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发展新型光学玻璃和建立我国光学玻璃研究、开发和生产基地中做出重要的贡献。

  一直以来,玻璃的制造和研究工作者们就想根据玻璃的成分来判断其制成后的性质,或者反过来,根据特定的物理性质来设计出玻璃的成分,这对光学玻璃而言尤其重要。留苏期间,干福熹熔制了两百多种不同成分的硅酸盐玻璃,测定了近十种物理性质,积累了不少数据。1966年,干福熹又完成《硅酸盐玻璃物理性质变化规律及其计算方法》一书,这在当时是国际上最完整的计算方法。

  随着中国发展高能和高功率激光的需要,1964年,从苏联回国后参加了中国激光早期研究的干福熹被调到上海光机所,开始了他科研生涯的第二个重要阶段。

  受命秘密研制钕玻璃激光武器!

  上海光机所内的前沿技术、自主材料让杨振宁吃一惊

  在干福熹的科研生涯中,“激光材料”无疑是最神秘的字眼。从1960年世界上第一台激光器研制成功起,激光技术的重要性,尤其是在国防方面的重要性,引起了各个国家的极大重视。 1971年,美籍华人科学家杨振宁教授来参观时,未看到国内有关激光的科学研究工作,临行前向周恩来总理进言:“激光的产生是当代科学技术的重大事件,十多年来国际上已经有很大进展和应用,希望国家重视。 ”

  1972年,杨振宁再度来访问时,中国给了他一个惊喜:中央特批杨振宁到上海参观当时还没有对外公开的上海光机所。杨振宁这才发现,原来中国的科技同行们,早已经开始研究最前沿的激光技术,而且用的都是国内材料,特别是高功率激光装置,全部采用上海光机所自主研发的激光玻璃,负责接待杨振宁的正是干福熹。

  干福熹用略带杭州口音的话,向记者介绍当年的工作情况。 “在上海光机所建立之前,已经考虑把钕玻璃作为激光武器的第一方案,我是主要搞钕玻璃的,所以决定把我调到上海来,专门研究激光材料。我们在新沪玻璃厂借了一个车间,专门做钕玻璃。 1967年,我们已经做出最大的钕玻璃棒,有5米长,直径12厘米。到1973年,我们采用多级行波放大高能量钕玻璃激光系统和专门研制的口径为1.2米的玻璃发射望远镜,能够在距离1.7公里之外,击穿0.2毫米的铝靶;在2公里之外,将0.2毫米的铝靶击成网状。 ”

  当时的中国激光研究处于自我封闭状态,国外对中国的激光研究全不知情。在接待过杨振宁之后,上海光机所才正式公开,成为一个接待外宾的窗口。1975年,干福熹接待了来访的美国固体物理考察代表团,团员之一1984年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的非线性光学教授布洛姆伯根(N·Bloembergen)回国后在其主持的《中国激光工作的对比》报告中写到:“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的激光技术只比美国落后了三至五年……”干福熹收到报告后立刻回信,认为这是过高的评价。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最新活动更多 >>
  • 激光工程
  • 研发工程
  • 光学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